金钱豹vip相信您的选择

金钱豹vip相信您的选择首页  |  设为首页  |  加入收藏  |  中文版  |  English
当前位置: 首页» 学术科研» 学术动态
学术科研
学术动态
“文瀛·新传讲堂”系列讲座(五)—汪民安 教授:“空间生产”的三种模式
时间:2020-12-02 阅读次数:

金钱豹vip相信您的选择

2020年11月27日,金钱豹vip相信您的选择新闻学院主办的“文瀛·新传讲堂”系列讲座第五讲成功举办,本场讲座嘉宾是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汪民安教授,讲座的主题为“‘空间生产’的三种模式”。本场讲座在腾讯会议室举行,由金钱豹vip相信您的选择新闻学院邢云文院长主持。

主讲嘉宾简介

汪民安,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主要代表著作《现代性》《福柯的界线》《尼采与身体》《论家用电器》《中国前卫艺术的兴起》等,主编《生产》《人文科学译丛》《文化研究关键词》等多套丛书和著作,曾拍摄纪录片《米歇尔·福柯》,长期致力于批评理论、文化研究、现代艺术等领域。

讲座主要内容

汪老师讲座围绕空间观念的历史变化和“空间生产”的三种模式展开。具体而言,包括以下内容:

空间观念的历史变化

汪老师提出,古代社会和现代社会的空间生产具有差异性,是由于人们不同的空间观念造成的。中世纪的空间可以称为“定位的空间”,以天国为绝对核心来定位,存在着一系列的二元对立:如中心/边缘、天堂/地狱、城市/乡村等;17世纪开始,空间不再以天国为绝对中心,而是体现为孤立的、分散的状态;19世纪,随着火车等现代交通技术的改进,空间的联结性增强,呈现为网状的、流动的状态,在多重关系中定位自身。今天,现代社会的空间可以重叠、并置在一起,空间中套着空间,空间围绕着空间,空间里挤满了空间,正如大卫·哈维(David Harvey)的“时空压缩”理论,空间的距离正在被无限缩减。

工业主义的空间生产

汪老师认为工业主义视角下空间生产的代表人物是建筑师柯布西耶(Le Corbusier)。20世纪,人们对机器产生了两种完全相对的态度:一是批判态度,反对以机器为主导的理性主义,认为现代机器是束缚与宰制人们的力量;另一种是肯定态度,“未来主义”者们讴歌机器与技术。从建筑来看,柯布西耶受未来主义的影响,认为建筑可以像机器一样建造,强调建筑(特别是建筑材料和建筑技术)的标准化、同一性、功能性;从建筑师来看,现代建筑师与工程师一样,倾向于单纯、和谐、实用、理性的风格,强调建筑的功能性;从居住者来看,人也像机器一样成为物品,人的情感、个性被逐渐忽视。但这也体现了一种平等和普遍主义的思想,不同等级的人们可以住在同样的建筑中。20世纪上半叶,工业主义的兴起及机器崇拜的社会氛围,对空间生产带来了巨大影响。

对工业主义空间生产的批判

汪老师概括了三种反对柯布西耶式的工业主义空间生产方式。第一种是建筑师罗伯特·文丘里(Robert Venturi),他在《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》一书中提出,建筑应该有语言、情感、个性和交流,应该有变化和差异性,而不只是僵死的机器。这有些类似德里达(Jacques Derrida)解构主义的一个核心就是绝境(aporia),不是矛盾性的解决,而是强调矛盾性的必然,肯定两可的状态。在建筑中,就体现为建筑的矛盾性和复杂性。例如盖里(Frank Gehry)的建筑,就是充满了对立、矛盾、冲突。解构主义的另一个核心是去中心化,例如矶崎新(Arata Isozaki)设计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。德勒兹(Gilles Deleuze)提出游牧主义和反中心的观点,但不同于德里达,德勒兹不强调冲突与矛盾,而是强调流动、折叠的过程,强调建筑在空间上的异质性,打破了内与外的区分。日本建筑师伊东丰雄(Toyo Ito)就是受德勒兹游牧主义的影响。

第二种是批判的地域主义,强调语境(context),不同于柯布西耶工业主义的建筑,建筑应该结合当地的历史、语境、文脉。

第三种是福柯的异托邦,异托邦是独一无二的、神秘的空间。福柯划分了六种类型的异托邦:1.处理危机与反常的空间,例如监狱、精神病院;2.死亡空间,例如公墓墓地;3.宗教空间,或是当下疫情期间的一些场所,进出是受到一定法则限制的;4.矛盾的场所,同一空间中完全冲突的功能并置在一起,例如监狱中的酒吧;5.博物馆和图书馆,是时间和历史编织、挤压的空间晶体,打断了现实时间的呈现;6.幻象空间,如一些现代美术馆,身处其中常常会处于幻觉之中。这六种类型异托邦的共同点是对现实的偏离,实用的、功能性的东西被摒弃,每个空间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。异托邦是对工业主义的隐晦批判,是普遍主义和理性主义的剩余物。

资本主义的空间生产

汪老师认为资本主义空间生产的主要代表人物是列斐伏尔(Guy Lefbvre),其空间生产理论在一定程度上补充了马克思的商品生产理论。对马克思而言,商品生产就是资本家剥削工人劳动时间,从而获得剩余价值的过程,空间不过是生产实践的载体与媒介。而对列斐伏尔来说,空间生产不是在空间内部进行的生产实践,而是空间本身的生产,是直接将空间作为生产对象。例如今天的房地产业,就是把空间作为商品来获取利益,资本越来越倾向于对空间进行生产。所以按照列斐伏尔的观点,现代资本主义的发展规划正倾向于成为空间的规划。

政治治理的空间生产

汪老师认为政治治理视角下空间生产理论的主要代表人物是福柯(Michel Foucault)。福柯把空间看作治理的手段,认为现代社会是由各种封闭体制构成,正是借助这些封闭空间,人可以被规训、被监视、被检查。空间是排斥、区分、隔离人们的工具,权力需要借助空间发生作用,如欧洲的鼠疫和麻风病的治理方式分别代表了空间治理的两种模式。此外,福柯还谈到了环境与空间的关系,如城市的空间设计与权力的统治息息相关。

与师生在线互动

关于“传统空间理论在当下(互联网时代)的实用性问题”。

汪老师指出,网络空间可以消除实质性的空间隔离,今天的一些网络空间(如微博),可以理解为一种“话语空间”,是一种虚拟空间,一种非广延性的空间。网络空间和物质空间是不同的,网络空间更多是一种共同体,一种舆论空间和意见空间。

关于“网络监控正在变得无处不在”这一问题。

汪老师认为,现代社会在一定程度上是把福柯的“全景敞视监狱”极端化了,网络空间的监视和管理,超越了密闭空间中肉眼对身体的监视。网络中虽没有身体与身体地面对,但这种监控可能更加全面深入,人对人的监视可以摆脱眼睛和身体。技术一方面提供了各种便利,但同时也带来了各种负面的效果。

最后,郝强老师进行了总结:

郝强老师认为空间理论在当下正变得越发重要,历史地理学、社会学、哲学、文学艺术、新闻传播学等学科都从不同的角度关注到了空间的重要性。如传播学领域中的伊尼斯(Harold Adams Innis)、梅罗维茨(Joshua Meyrowitz)、卡斯特(Manuel Castells)等理论家就分别从时空偏向、媒介演进与时空体验的角度对空间问题进行探讨。

汪民安老师介绍了空间观念在历史上的几次重要变化,认为空间从中世纪的“定位空间”转变为当下重叠、联结的“时空压缩”状态。并详细论述了空间生产的三种模式:工业主义的空间生产、资本主义的空间生产和政治治理的空间生产,三者分别以技术、经济和权力为核心,呈现了空间生产的不同面貌。汪老师地对空间生产三种模式的阐述,对我们理解空间和当下世界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。

金钱豹vip相信您的选择(澳门)有限公司官网登录
金钱豹vip相信您的选择新闻学院 联系电话:0351-7011855 地 址: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(邮编 030006) (晋)ICP备05000471号
建议浏览使用:1024*768分辨率、16位以上颜色、Mozilla1.7、IE6.0版本浏览器
金钱豹vip相信您的选择(澳门)有限公司官网登录